拼多多电子面单:京广,亚风:0.6;百世0.7,圆通0.8


顺丰空包网

怎么样刷空包:但一小我的才华是无限的

更新时间:2019/5/30 / 阅读次数:73

  



  专栏人物:薛蛮子,本名薛必群,著名天使投资人。1953年出生于广东,UT斯达康创始人之一,曾担任中国电子商务网8848董事长、中华学习网董事长等职务。


  我14岁那年被送到内蒙古一个公社,这一去就是七年,当时我才念初中一年级,直到1976年我才回到北京。那段生活很艰苦但对我而言那是社会大学,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当时我利用了一个机会,在农村每天即使是最累的时候也要做笔记、读书。那时冬天也没有煤,而我自己拿了一本字典,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背13000多个单词。


  那段时间我读了许多的书,其中包括非常多的英语小说,再之后我就可以开始翻译英文小说。1977年全国开始恢复高考,但因为我是初中一年级,考不上大学,我就想办法跟我领导商量去考研,领导就说算你有本事,你自己去考吧,于是我自己就去考了一把,最后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考上了中国社会科学历史研究所中外关系史的研究生。


  那为什么我能考上呢?是因为我聪明?绝对不是,我就是运用了一个方法,我当时分析了竞争对手是谁?首先是大学生,第二是高中生,还有结了婚的社会人士,这其中就有非常想回北京的,这一类的人想回北京的心特别迫切,所以当时竞争特别激烈,于是,我心想一定得想一个招,不然很难竞争过他们。


  当时我找了一个专业是传统的老大学不教的专业,因为中外关系以前是不教的,所以我选了中外关系史。第二我的中文一定是比学英文的人强,我的英文比学中文的人强,唯一弱项的就是政治不行,43分,我始终弄不清楚为什么政治书上是四个坚持,不是五个坚持,也不是三个坚持。


  当时临时抱佛脚我还专门找了社会科学院的政治所朋友帮我补课,要不然遇到这种题就只有放弃,政治不及格,其他的都还凑合,英语考了99分,世界史、中国史把手指头都写酥了。


  那个时候全国有上百万人考大学,几十万人考研究生,我们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所以我就得想个好招,怎么能利用优势打出你的特点,打出差异化的产品,那个时候才有机会。


  那时出现了一个机会就是出国留学,但留学这个事,我当时也没有钱,怎么办?忽悠!我那个时候想着找领导。


  恰好当时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大学来访,需要翻译并且要求要懂中国历史的,于是我就忽悠他写了一封信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校长,说查尔斯·薛先生是中国比较出类拔萃的人才,如果不给他奖学金的话,将是我们加州大学的一个损失。


  那个信一去,1981年我就收到了一年的全奖学金,就是这样,当年的7月份我就到了美国,那时兜里只有五十美金,学校要10月才开学,钱不够用,那怎么办?只有打工。


  我当时看到一张报纸,上面登出要寻找一个会中文汉语拼音的,我心想这个我会。于是我就背着一大堆书就去了,原来登报的人就是鼎鼎大名的孙正义先生,他当时发明了一种翻译机,你只要说一句线种语言都能翻译出来,而我就帮他翻译中文。


  这个事我驾轻就熟,一个夏天就赚了七千多美金。买汽车,当时幸福的不行。那个时候七千美金就非常多了。


  因为我抓住了上学的机会,又抓住了去美国的机会,当时我在国外发现所有的外国公司都在看中国,那时中国的经济刚起来,这让我坚信中国绝对是有机会的。


  于是我们有这个想法的留学生都回国了,开始找中国最大的痛点,当时全国只有4%的人拥有电话,普通人需要花五千块钱才能装上电线%的人都集中在北京、上海、广州,其它地方装都装不着。


  当时我们就认定这是个大机会,便开始做了UT斯达康,最后公司在2001年就在美国上市了。所以我后来经常感慨,机遇很重要,当你碰上机遇的时候,你还需要动员所有精力与机遇共舞。


  我现在做投资,但我认定成功的创业者一定是天生的,是具有特俗的气质的,就像过去伟大的将军或者伟大的作家那样,他们会非常专注自己的事情,有的时候极其偏执,往往不好打交道,这些人都是热爱折腾,非常享受折腾的过程,百折不挠。


  所以凡是为了赚钱而折腾创业的人,还不如干点别的,不要来创业,因为你注定无法成就大的成功。创业是要经历5-10年艰苦过程。说个简单的例子,就算你爸是刘翔,你也得12个月才能走路,你爸是姚明你也不可能12个月就能打篮球。所以创业都有个艰苦的过程。


  所有创业的人都是九死一生,马云马化腾,没有一个人不是九死一生。创业者只能把自己打造成特殊的材料,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能干的人,像雷军周鸿祎等,即使他们今天的生意全没了,如果再给一个机会,同样他们还是会有很大的概率能够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


  因此,我认为千金易得,一将难得,最难得的是聪明,有悟性,有耐心。我以前最大的教训就是投一流的事业,三流的人才,觉得人才能换,但实际上人才根本不能换,即使事情做起了,但很快又会败下阵来。所以,人特别重要,找到好的创业者、或苗子是最宝贵的事情,特殊材料制成的创业者是我们所有投资者追逐的对象。


  前阵子我投了一个腾讯出来的女同志,她做的应该是个三流的事业,但她是一个一流的人才。三流的事业,一流的人才,我认为大不了这个事儿挂掉了,但她还可以继续走下去,还会有翻盘的机会。


  我认为,每个创业者一定要分辨出什么叫坚持,什么叫维持?维持就是做一件不靠谱的事,拿了爹的钱,拿了女朋友的钱,拿了亲戚的钱,拿了同班同学的钱,苦熬着,在瞎耽误功夫,这是我见到的创业者不成功却浪费了三五年时间,最后肠子悔青的一个主要原因。


  坚持就是相信自己的事业,真正找到了适合他的而且又有需求的事情,剩下的他就只是需要花时间坚持下去就行。但如果这事根本没需求,你死磕也只是死得更惨而已。所以判断力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现在大量的创业者干的事情都是极端感性的,没有做过充分的调研。如今我每天看到的商业计划书玩的事情都是自己意淫出来的需求,用户根本没有这个需求,所以很多创业者根本是瞎耽误工夫。


  那么,中国有多少家创业公司呢?有1000多万家,这是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样,所以现在是有机会了,像新三板,我觉得这里面就为所有的人提供了大量的特殊渠道。


  每个人眼前都有大量的机会,如果再没有出息就只能赖你自己了。我们整个中国五千年以来从来没有这样一个平等自由的创业环境,也没有这么宽松的资本渠道,更没有这么宽广的多渠道机制。


  所以我说这些都是每个创业者前所未有的机会,手里只有几百万块钱,慢慢积累到几千万块钱,只要是做到这个细分市场的老大,就很好。就像做外卖老大,那也很牛的,没有什么不好的。


  创业者最好不要好高骛远,要把你的潜力深挖掘出来,把行业细分慢慢做透、做精,想一件事是你力所能及的,那可能才是你真正的方向。


  第二点就是创业者太关心自己的事,都觉得自己的事牛的不得了。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我也是的,成功都是付出了努力的。美国有一个很有名的公司,他在最低迷经济的时候做了一个概念孵化器,那样也孵化了几百个创业企业,最后还做了一个非常科学的分析,它把所有的创业公司成功的经验列出来。


  第一个就是机遇占42%,团队28%,融资12%,剩下的乱七八糟加起来凑成100%,虽然我们没有办法控制能力,但你只有努力,不要以为自己是多么了不起的人,其实每个人机会是均等的。


  所以能干出来就干出来了,三五年的功夫大不了死了还可以玩电脑,很多创业者还都年轻,我如今都60多了,还天天在忽悠,你肯定没问题,一定会有机会的。


  创业者一定要实事求是,充实自己,充分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在玩什么,不要意淫出需求。今天我们的短板理论在互联网时代,就是需要跨越短板,怎么能通过互联网找到你的人脉、团队、增强你的长板。


  马云比大家本事都大,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大量的股份都不在他手里,而是在创业的时候团队里的人,每个人都是手里持有股份的,如果不给股份行吗?所以创业的时候一定要敢于分享。


  举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我十年前在石家庄一个21岁的小孩,这哥们叫李想,1981年生,高中毕业。他把自己的汽车之家做到一定程度之后遇到了瓶颈,那时候就跟我说老师,我想找一个CEO,我说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CEO。


  这时候正好碰见了秦志,就是我投资的一个几千万的公司,最后卖了一亿美金给谷歌,秦志来了,他说这个人我想要。他还说拿自己的股份白送14%给他,汽车之家目前市值54亿美金,还在纽约证交所上市了。


  当时只有他自己心甘情愿在公司做副总,受职业经理人的领导,秦志来的时候这个公司销售大约是三五千万人民币,现在的销售额是几十亿,是中国最大的,也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网站。


  我讲的道理就是分享,如果你没有分享的情怀、分享的胸怀,没有这种器量是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你想发一点工资就把事情解决了,把公司发展了,在中国是不可能的。一定是把你资源、生命、股份、财富舍得分享出去才有机会,不给分享,自己死霸着绝对不行。


  今天我觉得最好的例子就是任正非。任正非的股份现在之有1%,能做到这份上不容易了,在我看来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敢于分享才是成功的必要条件。有人问我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给大家吗?于我而言最大的经验就是要敢于跟别人分享。


  我还觉得,中国是一个人情很重的社会,中国有句老话“人情大于王法”,这与西方社会是不同的,西方社会从中世纪开始就有法律的概念,自从有了《拿破仑法典》及一系列的法律制度后,人们对于制度的尊重是大于兄弟情义的,人们也普遍认同在从事商业行为时兄弟情义要让位于商业规则。中国的这种传统从农业社会就开始有了,如果生意场上商业规则和兄弟情义交织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往往是兄弟情义占上风。


  创业者彼此之间有兄弟情义,才会一起创业,也因为他们有兄弟情义,他们才更应该遵守契约精神。他们一旦合伙做事,不应该关心个人的得失,而是应该团结一致将企业做大,他们之间的契约也会为企业的发展壮大保驾护航,最终起到好的作用。不要因为简单的兄弟义气将好的事业毁掉。


  商业中最忌讳的思想就是只患寡而患不均。很多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一开始大家打天下的时候还好,后期则不行了,合伙人们发展阶段和个人诉求都会发生变化,因此肯定会有变化和分歧,现实中总有人抱着“一碗饭我吃不到,别人也休想吃到”的态度行事,把事情搞砸。这种情况在股权设计方面也表现的很明显。


  股权设计在全世界、创业界都是一个大问题。比如苹果公司内部若干次的不团结造成乔布斯过早地被苹果扫地出门;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因为股权的问题与投资人对簿公堂。若这些人在创业之初就能设计好团队股权,那么就会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及不愉快,最主要的是保证了团队良好的薪酬和良好的股份分配制度,这些对公司是至关重要的。


  从投资的角度讲,平均分配股权的公司,我是不会投的。对我来说,我希望这个公司是民主集中制,他的CEO有明显大于其他合伙人的话语权,即使他不控股。公司有一个主要的负责人是很重要的。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即使是很好的企业,很好的团队,如果公司的股权设计不合理,这个公司最后都会失败的。


  我们当年股权结构也不是很好,UT斯达康时有五十多个海归,这么多人同时创业,最开始是我、陆弘亮、王祖光是按照三三三原则分配股权的,经过多次融资以后,我们几个人的股权被稀释地很厉害,没有一个人的股权超过10%的,绝大多数的股权比例基本都是3%、4%、5%,之后我们上市了,后来我们聚在一起总结成功的经验,有的人说孙正义给了我们一亿八千万美金,这笔钱起了最关键的作用,有人说中国的市场是巨大的,这是我们成功的主要原因,我说你们说的这些条件都是我们成功的充分条件,不是必要条件。


  我认为,最关键的就是我们五十多个人团结一致,之所以团结,主要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很公正的CEO,一个CEO能够作成先人后己已经是了不起的事情,他表明我们这个季度的任务没有完成,我自己的薪金减半,今年公司任务没有完成,我自己拿到的期权全部退回。一个有无私精神的人一定会感动一个团队,大家都会认为这个CEO重情义,讲道理,是一个无私的人,所以他说的涨薪、处罚等所有的事情大家都没有异议,这个是很重要的,企业最后也一定会成功。这样又顾及了兄弟情义,又解决了公平公正的问题。


  而后来8848没有走下去,在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历史长河里,8848网无疑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它曾被誉为“中国电子商务的领头羊”,但后来却倒闭了。我认为,股权过于分散造成了8848在关键的时候没有能挺住最终倒闭。


  当时大家的股权过于分散,又正好是整个互联网泡沫崩溃的时候,没有人的股权比例超过10%,导致于在企业最关键的时候没人能站出来控制局面。我们当时持有8848网51%的股权,连邦软件总共持有49%的股权,且是8848网的母公司。它们想的就是怎么套现,而我们想的就是怎样把企业做强做大。


  后来,经过一系列融资,最后大家手里的股权过于分散导致无人在关键时候对企业未来的发展走向进行决策,最终尘归尘,土归土。所以每个企业的领导者在关键时候采取的态度和他对公司的关注和奉献是极为重要的。


  我自己从多年的投资与创业经验来看,每个人在拿到股权时其实内心都觉得他拿到的股权与其对企业做出的贡献相比是少的,得到的工资比应得的工资是少的,这是人性的自私的体现,但这也是很自然的。


  追求一个短期的公正是不可能的,一个人该得多少工资是没有固定标准的,股权分配亦同理。真正的贡献一定是经过一段时间才会体现出来。


  我1991年做天使,那时候中国人哪知道天使投资这事啊?没人知道,UT斯达康上市的时候,2000年,中国人也不知道这个事。后来,我投了一个初中毕业生,叫蔡文胜。我和马未都当年到福建去,来一个不会说普通线从此之后我们变成了好朋友,我投资以后占了25%的股份。


  当时,蔡文胜做了一个非常有需求的事,他说全中国的人上不了雅虎,我干的这个事是满足广大网民不能满足的需求,也是互联网的瓶颈,所以265做得非常成功,除了hao123以外,它是第二。


  一年以后,我在北京碰到一个高中毕业生李想,他做了一个东西叫汽车之家。他靠着勤奋劲,他在礼拜六、礼拜天四大门户都不上班时候加班干,六个月之内变成了一家重要的门户,现在他们的利润一年做到十个亿(已被平安收购)。


  后来还有很多项目。因为做的早,那时候投资的人少,项目多,可挑的多,由着你挑,那时候供求严重不匹配,供给是极少极少,需求是极大极大,所以你可以挑着最好的项目,投最少的钱,拿最高的回报,做得早就捞点便宜。


  现在情况有些改变了,我看到的是越来越多的是有真才实学的,尤其是有技术含量的项目越来越多,创业门槛越来越高。现在搞创业,不是说你搞个简单的商业模式的变化就能玩得转的,那种揉个脚啊、按个摩啊什么的可能不灵了,我觉得未来更多的项目会越来越依靠大数据、人工智能,Deep Learning技术,有这么多技术的发展,实际上真正改变我们生活的永远是技术,这是最大的生产力。


  天使投资发源于美国,但目前中美的天使投资环境还是有着很大差异。美国技术类创业公司多,天使投资人在某一专业领域扎根很深,如智能硬件、AI、大数据、基因检测等等。


  但是在中国,往往只有模式上的创新,这就造成中国的天使投资人大多数拼的都是人性和资源,谁最懂人性和市场,谁就可能投出独角兽。赌运气、拼人品,看天吃饭,这样的大环境下,想不失败也难。做天使投资是个很苦恼的事,因为成功率太低。


  美国的一位著名的天使投资人马克·安德森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他说一个企业最关键的就是他有没有找到自己的PMF(Product-Market-Fit),它是什么呢?就是找到产品和市场的结合点,这个市场结合地越好,你的公司价值就越大。


  所以,我觉得每个创业者要想不死,首先要找到真正的需求,同时制造的产品一定要满足这个需求,只要解决的瓶颈越大,你的成就就越大。你完成了全中国的所有屌丝买便宜的东西,就做出了淘宝。你让所有的屌丝互相信任,能够存点钱,把屌丝之间的交易完成了,就出来了支付宝。要想完成人与人之间的交集,首先要上QQ、上微信,这些都是解决了巨大的瓶颈,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


  要想不死,就是要找到一个刚需、痛点、高频的需求,这样的需求我觉得是最好的。周鸿祎这样解释:刚需,就是非玩不可;痛点,就是由于这个痛点导致痛不欲生;还有高频,凡是能找到这六个字进行创业,你就找到了创业的秘诀。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


  一个创业项目没有需求有五个表现:第一个,是缺乏市场调查,完全凭着一己冲动,意淫状态。第二个,就是你做的这个事,用户太多,人人都需要,其实也就没人需要它。第三个,是产品投放市场后,如果你剔除了运营要素,剔除了补贴,用户不能自然增长,你这个事就是个伪需求。第四个,一句话说不清楚产品解决什么问题,就说明创业者没有对用户需求是没有感觉的,对公司的创业使命没有清醒的认识,对商业本质没有实际的了解。第五个,用户很high,空吆喝、但不挣钱。咱们要做有需求的,还是必须能赚钱的。今天在泡沫大潮过了以后,要是不能够赚钱,不能够完成商业的本质,这个事也是没法玩。


  告别伪需求是创业成功的头一步,真需求意味着市场的真实存在,一旦你杀入了需求爆棚的蓝海市场,团队也有劲,资金链自动就顺畅了,那个时候即使竞争对手来了,你占得先机,也不害怕。


  所以,要想成功创业,第一,要聚集一个用户群,找到典型用户,头一百个用户、一千个用户、一万个用户都是非常关键的,用一个一针捅透天的产品撬动他,怎么能有一个天大的市场,然后用针一样的切入点切入,我觉得是一个创业者的关键。第二,对于需求频次不够,但确定是刚需的,一定要有方法,通过内容把频次拔高。第三,快速做商业转换的测试,分析投入产出比,避免空吆喝不赚钱的陷阱。


  我们中国绝大部分投资人都不是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勺的,每个投资人都是先创业,先完成自己的原始积累,后来岁数大了,干不动了,就投点别人,让自己嗨一下。


  我去了以色列,回来以后觉得中国的创业环境是全世界最好的。美国、中国、以色列,这三个地方是创业公司密集度最大,它有所有创业公司需要的必要因素,尤其是中国,中国可能是从政府的角度和资金的角度,可能是最慷慨的,全世界只有中国一个国家给公司无息贷款,就等于捐款和支持。现在的创业环境,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优惠的时代。同时对于我们投资人来说,也是最混乱的时代,就是我们的项目太多。


  环境好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大量的项目同质化严重。现在我每天还能收到关于种种直播的事。就像当年的千团大战做团购一样。有人问我怎么看直播?我说直播现在就是当年的一个千团大战。直播没有独特的客户资源,没有满足客户专业需求,简单的锥子脸给你摆个手势,这事肯定做不下来。


  因此,这个行业,我想半年之内会有迅速的洗牌。同时很多新的行业不断兴起,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工程、大健康、大娱乐。杨宁自己创业,玩了影业公司,吓死宝宝了,我说你真牛逼,自己玩影视公司,我听不懂他玩什么事。确实只要你发现了一个别人没有发现的需求,你找到一个方式能够便捷、方便,能满足这个需求的招,你就可以成立一个公司,还能找到钱,还能做得不错。


  创业者已经过去了单打独斗的时代,现在需要一个很大的的团队。如果马云没有十八罗汉,如果没有腾讯五虎,这个公司想要做大,有持续的竞争力,是个很难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一个公司最好有市场营销,有产品,有战略,有人懂得财务,同时要懂得技术的,把一个完整的团队,一个创业团队主要的职能都有人来做,而且这个人最好是你的合伙人,而不是花两个钱,给1%、2%的期权,那都是没有发言权的合伙人,都是耍流氓。


  你重要的团队的伙伴,一定要有发言权,没有发言权,所谓给的一点期权三瓜俩枣是没有意义的。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一定要善于分享。


  每个国家情况都是非常不一样的,美国创业者非常重技术,以色列创业者也是技术上是大量的创新内容,这是原创的内容。我们国内绝大部分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不是专业技术,这是明显的区别与硅谷。第二,国内大部分创业者,要比外国的这些创业者接地气,因为他们相当多的人,比方说江南春他不是个技术人员,中国有一大批这么多年来产生的创业者都是如此。


  我们刚从美国回来时,大家都是Copy to China,雅虎拿回来做成新浪,亚马逊拿回来做成当当,当时把美国的拷贝回来变成中国很大的公司。而今天我看到,中国互联网电商渗透率远远高于很多国家,在欧洲这样的国家是非常明显的。


  现在我发现大量的越南、柬埔寨、缅甸都在Copy for China,因为中国的模式适合发展中国家,都是土地低廉,劳动成本低、干劲极大,像印度尼西亚2500万人,印度11、12亿人,现在很多国家Copy for China适用到那样的国家,同时我看到土耳其一个小伙子新疆人,他做了一个今日头条,他根本不是做媒体的,北大毕业一孩子。日活跃两百万,政府让他变成唯一的。我这次专门到法兰克福,因为法兰克福在德国,光是土耳其人上千万人,德国人玩今日头条,土耳其话他会说,他是新疆人。


  很多当地的创业者都是以中国的为模板,拿到当地,像淘宝模式,不同的模式商业模式的使用。中国的全世界在上市公司的三个国家,上市公司最多第一是美国科技公司,第二个是中国,第三个是以色列。


  对于我来说,想投到独角兽就要找具有特殊气质的人,像过去伟大的将军或者伟大的作家那种人。成功的创业者一定是天生的,所以他们会非常专注自己的事情,有的时候极其偏执,往往不好打交道,这些人都是热爱折腾,享受折腾的过程,百折不挠。凡是为了赚钱折腾创业的,还不如干点别的,别来创业,无法成就大的成功。


  如果你想创业就要经历5-10年艰苦过程。说个简单的例子,就算你爸是刘翔,你也得12个月才能走路,你爸是姚明你也不可能12个月就能打篮球。所以创业都有个艰苦过程。


  所有创业的人都是九死一生,马云、马化腾,没有一个人不是九死一生。创业者只能把自己打造特殊材料,这样才有机会。能干的人,像雷军、周鸿祎,即使今天的生意全没了,下次给他一个机会,还是有很大概率能够起来。


  我认为千金易得,一将难得,最难得的是聪明,有悟性,有耐心。我以前最大的教训就是投一流的事业,三流的人才,觉得人才能换,人才根本不能换,一做起来马上就歇。所以,人特别重要,找到好的创业者、或苗子是最宝贵的事情,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是我们所有投资者的追求。


  前阵子我投了一个腾讯出来的女同志,她做的应该是个三流事业,一流人才。三流事业,一流人才,我认为大不了这个事儿挂掉了,老子继续走。我认为,每个创业者一定要分辨懂得啥叫坚持,啥叫维持。


  维持就是做一个不靠谱的事,拿了爹的钱,拿了女朋友的钱,拿了亲戚的钱,拿了同班同学的钱,拿了哥们儿的钱,熬着,在那儿他妈瞎耽误功夫,这是我见到的创业者不成功浪费三五年时间,最后肠子悔青的一个主要原因。


  坚持就是相信自己的事业,真正找到了适合他的而且又有需求的,这事只是需要时间坚持。如果这事根本没需求,你死磕只是死得更惨而已。


  判断力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本来就是大量创业者干事儿都是极端的感性,没有做过充分的调研。我每天看到的商业计划书玩的事都是自己意淫出来的需求,没有这个需求,根本是瞎耽误工夫。


  网红现象在全世界存在了若干年,像韩国这样的国家网红十几万人,美国也是一样的。每个人哪怕只有500人、1000人、5000人喜欢看你怎么做意大利餐,那么你在这个圈里就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人。你只跳西班牙佛拉明戈舞,你跳得好,全世界都知道你跳佛拉明戈舞就够了。


  像Papi酱,能吐槽,能骂街等,这是一个现象。但一个人的才气是有限的,真正好的网红应该是个团队,应该打组合拳,而不是单边的。


  对创业者来说,不要糊里糊涂的,看哪个热门我就去玩。创业最可怕的事是看别人做了什么,旁边哪个孙子蒙了钱了,就跟着去做,肯定没戏。一定要做你比其他人比你的伙伴都了解得多的行业,这才有感觉。


空包网 http://www.qq4444.com

上一篇:淘大空包网是干嘛的:总要有分歧的包包来与之相搭配

下一篇:怎么找淘客平台:或者因过失未履行照实奉告权利足以影响安全人决定能否同意承保或者提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